600人死于高温、数万人因山火撤离…欧洲极端高温天气“如同地狱

发布日期:2022-08-01 04:2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欧洲,英国、西班牙、葡萄牙、法国等地近日也正在经历“地狱模式”的高温,以及极端高温引发的火灾、干旱等一系列灾害。

  当地时间15日,英国发布了有史以来第一次极端高温红色预警,随后宣布进入“紧急状态”,预计部分地区气温将在下周飙升至40摄氏度以上;

  到16日为止,伊比利亚半岛已有超过598人因高温死亡(西班牙360人、葡萄牙238多人);

  在葡萄牙、西班牙和法国,数千名消防员正在与野火搏斗,但火势还没有缓解的迹象。法国议员在推特直呼,这不是夏天,这是地狱……

  专家认为,全球变暖是当前这波热浪的主要原因,而欧洲城市还没有做好应对这种级别高温的准备。

  综合BBC、“政客”(Politico)新闻网欧洲版7月16日报道,15日,英国气象局发布了历史上第一次极端高温红色预警,随后宣布进入紧急状态。下周初,异常高温预计将影响英格兰的中部、北部、东部和东南部地区,届时气温可能超过30度,伦敦地区温度可能攀升至40度。英国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气温是2019年剑桥的38.7摄氏度。

  由于英国以往夏季的气温相对较低,因此空调的安装率并不高。但本次热浪来袭,很多没有空调的家庭可能因此受到影响。

  英国气象局气象学家保罗·甘德森(Paul Gundersen)补充说,哪怕在晚间,英国的城市区域也会非常热,这可能对民众健康和基础设施造成负面影响。人们需要为高温做好准备,改变日常生活方式。

  英国卫生安全局向卫生保健机构发布了最高级别的四级高温警报,警告“健康的人”可能会生病和死亡。

  为此,英国已于16日召开了紧急内阁会议,讨论高温问题。内阁大臣基特·马尔豪斯称,英国正在努力确保“正确处理突发事件”,包括“处理应对学校、卫生和应急服务和交通网络的重大事件”等。

  尽管英国极端高温预警系统在2021年才推出,但这是英国部分地区首次发布红色高温预警。唐宁街表示,这一警报已被视为全国紧急事件。官员们在15日会面后,将在周末再次会面,讨论应对措施。

  上周以来,葡萄牙中部洛萨地区的温度,达到了创纪录的46.3度,政府宣布全国18个大区内,已有16个高温红色预警,超过100个城镇面临乡村火灾的风险。总理科斯塔甚至取消了对莫桑比克的国事访问,留下来应对各地的火灾。

  葡萄牙卫生部表示,7月7日至13日的热浪已造成238人死亡,其中大多数是有潜在疾病的老年人。

  16日和17日,葡萄牙全境报告了约250起火灾。“在气象方面,我们正面临着几乎前所未有的局面。”葡萄牙民防负责人安德烈·费尔南德斯16日说。

  西班牙近日最高气温一度逼近45度。16日,从闷热的南部到遥远的西北部加利西亚,该国多个地区发生了数十起森林大火,烧毁了3500公顷的森林。在西班牙被堵的塞拉德拉库莱布拉山脉,几乎一半的森林地区都发生了火灾,这是西班牙历史上有记录以来最大的火灾。而在西班牙南部著名的旅游胜地太阳海岸附近,约2300人不得不逃离蔓延在米哈斯山脉的野火。

  由于高温和少雨,西班牙14日监测出全境水库容量仅占总容量的44.4%,低于过去10年同期的平均65.7%。

  西班牙卡洛斯三世公共卫生研究所的数据显示,从10日到15日,有360人死于高温。仅15日一天,就有123人死亡。

  在法国西南地区的吉伦特省,野火肆虐,超过1万人从当地撤离。当地政府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截至16日下午,约1.4万人已从吉伦特地区撤离,1200多名消防队员奋力控制火势。《卫报》报道称,本周两场森林大火已经烧毁了1万多公顷土地。

  法国绿党议员梅兰妮·沃格尔(Melanie Vogel)在推特上写道,西班牙的土壤表面温度为59度,法国南部为48度。“这不仅仅是夏天,这里就是地狱,如果我们继续对气候问题无所作为,很快就会成为人类生命的终点。”

  法国西南部的一名居民对法新社形容,森林大火有种“后末日”的感觉——“我以前从未见过这种情况”。

  波河是意大利境内最长的河流,但由于几个月没有强降雨,波河的水位已经创下新低。曾经,波河的水源为意大利北部地区提供饮水、灌溉和水利发电。但如今,意大利北部许多城镇已经颁布计划用水条例,同时进入紧急状态。

  若当地民众被发现用水灌溉公共或私人花园,清洗庭院或汽车,将被处以最高500欧元的罚款。16日,意大利本部帕尔马地区主教恩里科·索尔米在河岸边为受影响的家庭举行了一场弥撒,祈求雨水。

  早在上个月,《卫报》就报道过,意大利卡斯泰纳索镇镇长卡洛·古贝利尼宣布,为节约用水,禁止理发师给顾客洗两次头,违反规定的理发店或美发店将面临检查以及最高500欧元(约合人民币3520元)的罚款。

  “政客”发布的全欧干旱地图,法国西南部、意大利北部和伊比利亚半岛北部是“重灾区”

  英国气象局认为,近几十年来极端高温事件的频率、持续时间和强度的增加显然与观测到的地球变暖有关,可以归因于人类活动。

  英国气象局气候归因科学家尼科斯·克里斯蒂迪斯(Nikos Christidis)说:“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,我们发现英国出现极端高温天气的可能性一直在增加,并将在本世纪延续,预计最极端的温度将出现在英格兰东南部。”

  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城市气候方面教授瓦妮莎·卡斯坦·布罗托(vanessa Castan Broto)认为,欧洲城市在很大程度上没有为极端高温做好准备。热浪来袭之时,城市会因“热岛效应”而变得非常危险,因为城市区域有很多沥青、建筑和高速公路,吸收太阳的能量后,会辐射出更多热量。

  《华盛顿邮报》表示,虽然欧洲的高温下周将从西向东逐渐缓解,但这是欧洲气候变化导致的几起高温事件中的最新一起。虽然人类的影响不会直接导致天气炎热,但它使热浪更频繁、更强烈、更持久。

  上一次欧洲遭遇热浪仅仅在3年多前。当时,巴黎气温达到了史上最高的42.8摄氏度。如今3年过去,又一股热浪在整个欧洲创造了数百项记录,这是欧洲大陆有记录以来第二温暖的六月。